《魔神坛斗士》OVA30年:深奥的别传,颠覆了TV正传?|魔神坛斗士|铠甲|五常

发布时间:2019-07-12 13:28:02 来源:三晋棋牌游戏-三晋棋牌游戏大厅-棋牌2019点击:11

  1989年3月,日本日升动画(SUNRISE)制作的经典铠甲动画片《铠传:武士军团》(鎧伝サムライトルーパー/Samurai Troopers),即国内动漫迷熟悉的《魔神坛斗士》落下了帷幕。此时的日本,随着录像机的普及,以录像带为载体的OVA动画恰逢黄金时代。作为一部超高人气的动画片,《魔神坛斗士》也未能免俗,很快在动画正传结束的次月发行了OVA别传。相当多粉丝看到五常少年毁灭铠甲的剧情,认为OVA版推翻了原设,甚至说是颠覆了正传的核心精神。那么,导演和编剧真的这么做了吗?

  《魔神坛斗士》OVA版海报

  妖邪再现

  TV版正传讲解了阿罗醐铠甲分解为九副铠甲的故事;但对另一副铠甲辉煌帝铠甲的来历并没有交代。OVA版别传则为正传起了极其重要的补充作用,并对故事主题进行深化、故事主旨进行升华。

  与阿罗醐为首的妖邪军战斗终于结束了。此后半年内,五位少年过了一段平静的生活。在真田辽16岁生日的那天,朋友们给他精心策划了一场生日晚宴,从不迟到的伊达征士却缺席了。这时,电视机出现了一个令人众人吃惊的新闻。一个身穿光轮铠甲的阴影在美国纽约进行无差别杀人。

  光轮铠甲在纽约大肆杀人

  为寻找事实真相,四位斗士和柳生娜斯蒂、山野纯前往美国。众人在报社查到,纽约市哥伦比亚大学发现了一把有伊达家族章纹的魔法剑,征士便被邀请去鉴别。不久之后,光轮铠甲又在纽约街头大肆破坏、滥杀无辜。辽和队友发现光轮铠甲是被他人操纵的,没有正义之心,铠甲也会变成邪恶的工具。光轮的操纵者自称尸解仙,攻击他们是为了证明确实存在五常铠甲。

  尸解仙

  美军也发现了辽等人,对他们发起了猛烈的攻击。一个肤质棕黑色的美国神秘女孩突然出现,带他们离开了困局。女孩叫露娜(Luna),Luna源于拉丁文,意为“月亮”,其典故来自古埃及代表月亮和女性的神明猫神芭丝特(Bastet)。她的肤色因此是棕黑色的,其名字也与象征“太阳之炎”的辽凑成一对。《魔神坛斗士》虽有个女性主角娜斯蒂,但她的身份是五常少年的长姐,正传中并没有男女情感故事。露娜的出现,使本剧第一次出现了男女感情线。露娜的哥哥被光轮铠甲所杀,为此一直在追寻凶手报仇。

  露娜

  众人回到秀丽黄叔叔的中餐厅后,发现征士、娜斯蒂和山野纯是被尸解仙绑架到了日裔美国人社区洛杉矶小东京。在这里,编剧埋了一个彩蛋,1989年是平成元年,剧中就出现了小东京迎接平成年的活动。辽一行人赶到小东京后,当地已经是满目疮痍。尸解仙一伙利用计算机分析征士和光轮铠甲的秘密,并利用光轮的能量毁灭了小东京。

  计算机分析征士和光轮铠甲

  被毁的小东京

  尸解仙是一个已修炼成长生不老的道家妖术师。他绑架五常少年的目的,是为了获取盔甲里的妖邪之力。尸解仙团伙不但精通道术,还精通计算机等现代科技。计算机系统使用的原理是二进制系统,而二进制的祖先是中国的八卦,与道家思想一脉相承。

  尸解仙想获取铠甲的妖邪力

  道家阴阳八卦与现代计算机原理一致

  尸解仙的道术极强,轻松地利用六十四卦中的第二十一噬嗑卦封印了五常少年。噬嗑卦上离(火)下震(雷),卦象寓意为“刑罚”。在这里,编剧不但埋了中国儒道之争的老梗,还向观众展现了东亚谶纬文化,并且涉及了希伯来神话。束缚五常少年的六芒星则是古犹太人国王所罗门的封印。

  噬嗑卦

  露娜为了救五常少年牺牲了自己。面对爱恋之人的逝去,愤怒的辽含着热泪击杀了尸解仙。尸解仙死前放出了第六十一中孚卦,自称永远不会被毁灭。此卦上巽(风)下兑(泽),《礼记·聘义》记载“孚尹旁达,信也”,“孚”即“信”,卦象寓意为“诚信”。

  中孚卦

  尸解仙果然很守信,他死前强大的怨恨,加上计算机的精算,再次召唤出五常铠甲的记忆中的无心盔甲,即已死的阿罗醐。这一过程解释了“尸解仙”之名。葛洪的《抱朴子》将仙人分天仙、地仙和尸解仙三种,尸解仙为仙之下者。道士得道后可只假托一物(如衣、杖、剑)遗世而升天,这类道士被称为尸解仙。本作的尸解仙遗物则是无心盔甲。五常少年由于被封印过,被计算机看穿了五常铠甲的行动模式,无法击败无心盔甲。最终他们只能再次召唤出计算机没见过的辉煌帝铠甲将其击败。

  阿罗醐

  计算机对五常铠甲和辉煌帝铠甲的不同反应

  《外传》作为OVA别传第一部,在三部别传中起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。与正传故事类似,它仍旧是一部与妖邪斗争的故事。阿罗醐意外的复活却给少年们留下阴影。尸解仙为何说盔甲充满着妖邪之力?盔甲的存在目的又是什么?迦雄须的教诲一定是正确的吗?而故事的另一条线,辽和露娜的感情故事,则随着露娜的牺牲而告终。

  止戈为武

  OVA别传第二部《辉煌帝传说》,再次印证了失去心的盔甲只会带来灾祸,盔甲需要正义的心来控制。东京新宿陷入异常的热浪中,並且出现了非洲热带的海市蜃楼笼罩着新宿。一个皮肤黝黑的非洲青年姆卡拉(ムカラ/Mukara),手持巨大回旋飞镖出现在新宿。他的姓名与“月之露娜”相似,为“太阳之姆卡拉”。赤身裸体的姆卡拉拥有着压倒性的破坏力,其炎之属性远胜于辽,竟为身着铠甲五少年所不能敌。令人吃惊的是,他披上的铠甲是黑色的辉煌帝。众人欲以辉煌帝来应对,但毛利伸对战斗产生了犹豫,导致辽和征士被姆卡拉带到非洲。

  姆卡拉

  被关押起来的辽和征士被一个自称叫娜莉亚(ナリア/Nalia)的女子放走,娜莉亚告诉他们这里是塔乌拉基族(タウラギ/Tauragi)部落。塔乌拉基族一直作为被神选出的部族而被当地其他人所敬仰,黑水晶的山谷中出现了黑盔甲。娜莉亚的祖母和母亲都担任过护卫黑暗辉煌帝盔甲的巫女。娜莉亚,源于英文女名Nalia,本意为冠军,即指她是被神选中的人。把盔甲作为战士的武器,负责保卫部族职责的是姆卡拉的家族。有一天,黑暗辉煌帝变成了实体,它发觉到了光明辉煌帝的存在,开始展现邪恶的力量。娜莉亚察觉到了异象,黑暗辉煌帝其实是恶魔而不是神。然而,整个部落除了娜莉亚外,包括姆卡拉在内的其他人都认为神已经降临。黑暗辉煌帝控制了姆卡拉,要求他摧毁光明辉煌帝。作为姆卡拉的未婚妻,她恳求辽他们拯救姆卡拉和部落。

  娜莉亚

  姆卡拉与五常少年战斗的原因

  在与姆卡拉的战斗中,白色辉煌帝也一起出来进行破坏。两个辉煌帝相互感应下,天空中还出现了两个太阳。五常少年终于发现:盔甲原来不是什么正义的武器,而仅仅是追求力量的道具;更可怕的是盔甲还拥有自己的意志,最后就变成姆卡拉这样只听从盔甲操纵的战争傀儡。

  辉煌帝的本质

  五常少年决心摧毁两个辉煌帝

  看到这里,观众应该可以明白,编剧为何将这位非洲青年取名为“姆卡拉”。Mukara源于梵语“阿汗姆卡拉”(/ Aha?kāra)。它是一个与自我和利己主义的词汇,即一个人的自我识别或依附。这个哲学名词约产生于3000年前的吠陀时代,其中Aha?指“自我”,kāra指“要做”。Aha?kāra是印度教和佛教哲学描述灵魂的一个词汇。当一个人处于Aha?kāra状态时,其自我意识将不会或不能出现,只会被吞没。

  被黑暗辉煌帝吞没意识的姆卡拉

  这次战斗是一次特殊的战斗。五常少年放弃了武斗,第一次不再与对手拼杀。他们把纯洁高尚的五常之心集中到了姆卡拉身上。五常铠甲连着它们召唤出的白色辉煌帝,与姆卡拉身上的黑暗辉煌帝融合为一体。在巨大的爆炸声中,所有的盔甲全部粉碎。阳光少年姆卡拉也重新回来了。儒家经典《左传》记载了宣公十二年楚庄王的一句名言,“夫文,止戈为武”。楚庄王认为,“武”是由“止”和“戈”两字组成,真正的武功是永远停止动用武器。这便是五常少年的武士(Samurai)命运。

  五心合而为一

  两个辉煌帝的毁灭

  《辉煌帝传说》颠覆性地叙述了盔甲的本质,在正传中代表着正义的辉煌帝铠甲和五常铠甲,原来仅仅是盔甲世界的破坏意志的形体化而已。为何要将铠甲说成是邪恶的化身呢?这里要八卦下导演池田成和玩具赞助商特佳丽(Takara)矛盾了。日本的动漫一般都有其对应的玩具周边。卖动画片一般是不赚钱甚至是亏钱的,卖动漫周边才赚钱。TV第一季上映后,动画片叫好的同时,特佳丽生产的魔神坛斗士铠甲玩具销量却不好。当时特佳丽把变身改造人、微星小超人等系列(变形金刚玩具前身)的弹簧工艺也应用到了铠甲玩具上,极大地提高了玩具的可动性。财大气粗的特佳丽要求日升在动画中植入硬广告,在主角招式上加上玩具系列名称“超弹动”。

  铠传玩具沿用了变身改造人的工艺

  池田成就特佳丽粗暴干涉的行为,表达了强烈的反对意见。胳膊拗不过大腿,最终的结果是池田成下课,换成滨津守执导第二季。这便是第二季中辽的必杀“双炎斩”成了“超弹动双炎斩”的原因。OVA版制作时,池田成东山再起,回来执导。特佳丽你不是卖铠甲玩具给青少年吗?那好,我就把它们都说成是邪恶的化身,把它们给全部粉碎了,看你还怎么卖。池田成的巨大改编,被许多粉丝认为颠覆了TV版正传,偏离了原本的设定。池田导演真的放弃了他守护的仁义之心么?

  超弹动辉煌帝玩具

  取义成仁

  相比剧情容易懂的正传,别传包含大量的象征、隐喻手法,一直被认为生涩难懂;而三部中最难懂的便是最后一部《讯息》。这一部中,五位少年已经成长为青年。夜晚的新宿,行走在路上的当麻碰到了恐怖的异象,城市里所有建筑的外墙都变成了哥特式教堂玻璃彩画。紧接着,出现了一个叫铃凪(すずなぎ/Suzu Nagi)的少女。她的胸前挂着一串系在铃铛上的十字架。

  身着新铠甲的五常少年和铃凪(编者注,凪为日本汉字,有风平浪静之意。部分汉字输入法将其标音为:zhǐ)

  建筑外墙变成哥特式彩画

  铃凪是一个怨灵,是迦雄须的后人,其身体能够随心所欲地在少女和童女两种形态间切换。她全家死于300年前的江户幕府之手,灵魂至今没有得到安息。她所处的那个时代,恰好是江户幕府三代将军德川家光执政时期,基督教徒受到了严酷的迫害。她对一切武器充满了怨恨,其中就包括她祖先迦雄须创造的铠甲。这次,她带着由她强烈怨恨所产生的五常盔甲,穿越到现代,是想要通过控制五常少年,呼唤辉煌帝来创造她所希望的新世界。

  祖孙的对峙

  铃凪还带来了她父母写的剧本《五位盔甲武士》,其中详细描述了300年后五常少年身披铠甲和妖魔战斗的故事。这些事情一一得到验证,更可怕的是,剧本最后还提到了五常少年悲惨的结局。铃凪不断展现她童年的悲剧画面。当麻之“智”觉醒,他意识到自己“没有傲慢的力量”,即使是敌人也不能残杀。铃凪却乘机用她的天空铠甲封印了当麻。

  剧本

  伸看到了铃凪被杀害的场景,意识到盔甲是用来守护弱者。伸之“信”觉醒,他主动用铠甲武装,也被封印。秀之“义”则是要用自己的力量去帮助同伴,也穿上了铠甲。征士之“礼”,是决定停止的悲剧,主动武装。见到征士被封印消失后,铃凪终于被感动。

  本部之所以取名为《讯息》,因为同伴之间是用包裹和电话等工具进行信息传递。最先被封印的当麻用剧本给同伴传递信息;后是被封印的四人用电话留言给辽传递信息。辽听电话的画面足足持续了6分钟多,整个片段只有电话机的灯在闪烁,其余画面一动不动。

  罕见的静止画面

  听完同伴遗言的辽,没有陷入挣扎与彷徨,他相信只要五常之心在一起,就会创造光明的奇迹。辽之“仁”,使他主动地来到了铃凪的面前,穿上了铠甲。铃凪如愿用铠甲封印了五常少年,但她期望得到的辉煌帝铠甲并未出现;新盔甲里的邪恶却被五常之心净化了。

  铃凪的欲望

  纵观别传全剧,池田成并没有偏离正传的故事线和核心精神。故事明线仍是争夺辉煌帝铠甲;故事暗线则是“仁者无敌”的精神。其他的铠甲动画中的正方人物,即使面对女性敌人也毫不客气。《辉煌帝传说》故事中,五常少年已经选择放弃武斗,用心拯救姆卡拉。面对铃凪之时,除了起初不明真相的伸,其他四人都是主动穿上铠甲,选择了舍身成仁。《论语·卫灵公》曰:“志士仁人,无求生以害仁,有杀身以成仁。”《孟子·告子上》也说:“生,亦我所欲也;义,亦我所欲也;二者不可得兼,舍生而取义者也。”取义成仁便是仁之最高境界。

  辽的信念

  辽消逝后,铃凪发现千百年间拒绝盔甲力量诱惑,选择取义成仁者就有她的母亲。母亲的灵魂也现身,批评了她因爱而造成的巨大怨恨。母亲把对她的爱放在了五常盔甲上,并寄托给后世五位为力量而烦恼的少年。她感谢五位勇敢的少年用至高的仁心净化了女儿。铃凪再次变成童女,认识到自己的错误,扑倒在母亲怀里大哭起来。

  铃凪母亲的爱

  现在,“铃凪”之名终于名副其实了。“铃”指的是她随身带着的铃铛,“凪”是日本汉字,意为“ 风平浪静”。动画片背景响起起了优美的ED音乐《抓住我吧》(つかまえていて),它的歌词就是献给铃凪,“请抓住快要走散的我,用你的眼睛,不要多余的话语 ;请抓住快要迷失的我,现在用你的心,而不要任何的约定 ”。

  铃凪终于风平浪静

  五常少年拯救铃凪的同时,也在宿命斗争中获得了胜利,摆脱了剧情里悲惨的结局。他们分别从自己的属性地复活过来,开创了属于自己的新时代。只要邪恶出现,身披新铠甲的五常战士就会出来守护正义。

  新的时代